荷包网努力为您提供清晰,无弹窗的阅读空间,喜欢荷包网作品请记住:http://www.hebao.tw,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荷包网 > 都市言情 > 桃色诱惑 >

11.第十章付金环的丰乳肥臀


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

    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D 加收藏吧!天才一秒记住:荷包网 http://www.hebao.tw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桃色诱惑》小说(正文 11.第十章付金环的丰乳肥臀)正文,敬请欣赏!

第11节第十章付金环的丰乳肥臀

    第十章付金环的丰乳肥臀

    付金环读初三的时候,那年父亲付子桐出事,后来就毕业了,也就没再读书,那年她只有十六岁。请访问。

    十六岁的付金环,本来是娇生惯养的公主一般,在家什么事也不会做,在学校里除了打球,还参加了学校的文艺宣传队,排演样板戏《红灯记》时,她扮演李铁梅,在一次公社联合汇演中因她的唱腔和表演很到位,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那时候,人们怎么看,付金环也不像是个十六岁的少女,而像成熟的大姑娘。

    付金环人长得很苗条,一米七六的身高,仿佛就是在十五六岁这两年长出来的,因为家庭生活条件好,营养跟得上身体的发育需要,第二性特征也日渐显露出来,秋天做的衣服,过了一个冬天,到第二年春天再穿,不仅短得盖不住肚脐,而且瘦得合不上襟。

    高英看到她发育了,两个挺起来,便为她手工缝两件束胸,让她洗换,付金环在身下穿上束胸,总觉得气不好喘,硬是不要那束胸,在身下穿上了成人的胸罩,胸罩一穿,那丰满的便十分夸张地挺起来。

    高英是个守旧的人,看到女儿如此张扬,说过也骂过,但付金环不听,她说,学校里的大学生都开始穿胸罩了,我为什么不能穿?

    母亲瞪了她一眼说,你显,你露,怕会遭来麻烦的!

    付金环听了,不当回事,她想,这有什么麻烦呢?

    其实那时的付金环,并不知道女人有多少的麻烦,真就是这惹出来的祸。

    那时候,女人的身体是不示众的,你看上去,女人有两种,一种是姑娘,姑娘无论什么时候,即使是夏天只穿一件贴身的衬衫,你也只能看到她丰满隆起的胸,看不到她小丘般的坟状,因为那发育完满的都被下面的紧紧的束胸,束成了扁平的肉堆,只能觉得那胸部的丰满,根本看不到那整个勾人魂魄的乳形。第二种是婚后生育的女人,下面什么小衣服也没有,两个哺乳期的吊在胸前,不仅可以看到乳形,还能看到顶起的奶头成花蕾状,那是一种荣耀。只有哺乳的女人才有这份生儿育女的自豪,这时的已经不是性物,而是孩子的饭仓,女人的骄傲!

    年轻的女人在哺乳时,可以在任何场合,掀起衣服的大襟,把捧出来,一边跟人说话,一边给孩子喂奶,无所顾忌,于是那些好色之徒趁机看看女人的,也不算不道德。

    说来也奇怪,女人同样是,在不同的时期,给人的感觉就不同,姑娘的是性物,圣物,女人的是宝贝,是饭仓。是性物的时候,迷宫里的珍宝诱人,诱人铤而走险,不惜违反戒律,是孩子饭仓的时候,又像把迷宫里的珍宝拿出来展示,过了哺乳期,又收藏起来,还原了它的神圣之美,又成了女人的性器。

    所以有一对美乳丰乳,是女人的本钱,更是女人的骄傲。现代生活中,女人们往往为自己没有一对丰乳而自愧不如,于是为了迎合这一爱好,许多丰乳产品,和丰乳手术应运而生,带来的好处妙处和伴随着的意外后果也屡见不鲜。其实这都是男人的好爱而赋于女人的灾难,女人又一味地迎合,才使自己为无法得到某种要求而息寻烦恼。

    其实对女人的丰乳要求,不仅许多男人无法弄明白,连女人自己也在盲目跟从。

    女人的之美,在男人眼中有其不同的欣赏标准,一句话说,不是越大越美。

    第一,要从整个身体器官布局上看,这跟所有美的事物一样,讲究协调。长得匀称的人,不能过大,但要翘挺,适宜用上提的胸饰,长得矮胖的女人,务必不能再丰乳,那样就显得特别蠢笨,身材矮小的女人,不能丰胸,胸乳过大,会让人觉得你永远在孕期,要知道孕期的女人,不能给男人一点。身材矮小的女人,适宜将胸罩垫高,让胸有一种悬峰之美,人不仅显得玲珑,而且充满青春之气。

    相对来说,矮小女人不见老,要把胸做出假形来,虽不那么显露,独独让人误读了你年龄,会一直把你打入姑娘的行列里,所以你对自己的小乳,千万别没有信心。

    不管怎么说,女人的胸要跟身体做到协调一致,切忌哺乳后下垂的女人一味追求丰乳,那是大错特错的蠢事,因为哺乳后的,会彭胀后又收缩,成了袋状下垂,再次人为剌激坚挺起来,就会显得特别的蠢笨。如果做不到最好的那一种,千万别变成蠢笨的后者。

    这些,当然与我们说的付金环无关,因为付金环这时的身体发育,其正好在与身体适合的状态,付金环的高高地挺起,在七里店小街上走来走去,特别的诱人,身后总免不了要有男人打听这是哪一家姑娘,后面的话便咽回去,言下之意是明显的。

    付金环二十岁那年,在毛国民的介绍下进了七里店乡敬老院,做了现金会计,每天从家里出来,先到杨河节水闸下的敬老院上班,报到之后,在筹建的敬老院有许多事情要做,她便来回在敬老院和乡政府之间的沙石路上走,就认识了许多人。

    付金环认识的人,或不认识的人常常给她打招呼,付金环一律是笑嘻嘻地给人家点头,脚下的步子从来不停下来,这样就给人一种匆匆忙忙的印象,这匆匆忙忙的形象,又给人一种不易接近的感觉,但也说不出一个姑娘有什么不好,人们便停留下来,用目光送她往前走,目光中便映出了她渐渐远去的美臀。

    付金环给人的最深印象就是她那屁股了,乡下人看女人大屁股,有两种观念,一是传统的,古板的,那就是大屁股的女人做媳妇,发家,因为大屁股的女人多生儿子,于是七里店就有不少人家想要付金环做媳妇,可是付金环一个也没有看上。

    二是男人们的观念,男人们眼中的大屁股,想法就歪了点子,专门往那一点处想。在那些恶男心中,女人是男人的床垫子,那时候,骨感美人,挺不受男人的欢迎。女人要丰满,尤其是要臀部丰满,上床之后,垫在身体之下,会软软的很舒服,付金环的臀很受男人的青睐。

    那时候,付金环出身高贵,即使父亲去世了,但她一直妖生惯养到半成人,她的性格已经大体形成,她不能把一般的男人放在眼里,当然了,成年的男人也并没真正想打一个姑娘的主意。

    女人有天生的资质条件,在人际圈里混,那些把持单位主权的往往是男人,这些男人很少忍心拒绝美女的要求,因此,在筹建敬老院过程中,所需的各种材料,从轮窑厂的砖瓦,到农具厂的门窗,只要付金环打个白纸条子,很潇洒地在白纸条上写下付金环三个字,就可以把材料运走。这样付金环的眼界便拓宽多了。

    付金环能有了一个很好的工作,弥补了她中途失学的遗憾,马快就忘记了以前背着母亲的哀声叹气,整天忙得顾不上吃饭,这对母亲高英也是很大的安慰,相反,付金环知道母亲的心苦,过去全家人的外事靠父亲,这两年靠母亲,母亲的日子过得也挺难,她也隐隐约约感到母亲和一些男人有私下里的来往,那时她不能替代母亲顶门立户,现在她有了工作,也有眼界,心里就打算,她打算以后家里的事由母亲来料理,外面的事就不让母亲抛头露面了。

    也是奇怪,在七里店的小镇上,谁都认识她付金环,不管遇上什么事,只要她张口跟人家说,大事小事,没有哪个部门领导不答应她,付金环没有往别处深想,她只知道唯一能报答别人的,就是为那些男人打打毛衣,遇上哪家有喜事,总是第一个去出礼,去人家捧场,除此之外,别人常请她吃饭,她在单位没有经济权,用钱时都要到民政上批条子,由毛股长签字,才给报销,有时候她仗着胆,为敬老院的事,也敢请人吃一顿饭,她一定要先通知毛股长,毛股长说,没事青年人大胆应酬,只要不出格,可以报销,后来,付金环便胆子大起来,这样付金环的眼界就更宽了。

    由此在人际场上一混熟,也让付金环有了半斤不醉的海量。在酒场上,付金环二两酒下肚,脸像桃花一样的灿烂,更加楚楚动人,在七里店中层社会中,被誉为著名的女“外交家”。

    付金环出名到目前为止,只还停留在七里店乡的中层阶层,她只能跟一些乡直机关和单位的一些头头脑脑建立一些半熟不熟的关系,比如供销社,粮管所,运输站,摆渡口,浇灌站,水利站,食品站,气车客运站,学校等机关单位有来往,但乡政府核心部门的干部,除毛股长毛国民和她妈妈的老关系外,还不能拿下政府的要员,到遇上真正事情的时候,付金环才觉得一个女人光凭说好话,是远远不够的,那要付出女人实际东西,到那时她才真正明白,别人为什么总是喜欢她,原来她太美丽了,她从来不知道这里有物质和肉欲的交换。

    过去在男人堆里厮混来往,她细想也有不少男人打她的注意,比如供销主任把煤炭条子交给她时,却抓住她的玉手不松手,弄得两个人都大红脸,粮管所所长在为她亲戚兑换红丝糙米时,说了一句话,让她想了半天也没有弄懂是什么意思,粮管所所长说,付会计也是像你母亲一样,看上去挺活泼,却不开放……

    等等。

    到付金环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开放,怎样才算开放的时候,是在一次正式落实自己的工作,由一个临时的工作人员而定编为亦工亦农的性质,需要乡政府乡长的签字的时候,她才知道什么叫开放。

    事后她理解为,放开,就是放开自己胸怀,放开自己裙带,去接受周乡长,直到把自己身上的每件衣服脱到无寸缕,放开在周乡长的床上,第一次让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把自己的处女之身开放……

    从此付玉环完成了她人生的一次涅槃,真正成了七里店里的一枝花,一枝交际花!——

    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D 加收藏吧!天才一秒记住:荷包网 http://www.hebao.tw
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荷包网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